外婆印象
  作者:秦娟  时间:2019-09-29  点击量:   
【字体:

“碧艾香蒲处处忙。谁家儿共女,庆端阳。”古朴悠闲的小镇在春雨的润刷,夏阳的苏醒中慢慢燃气悠悠的袅袅炊烟,在这个早已不用挽起裤脚下地播种的端午,建筑整齐的小镇也多了几分慵懒和悠然。

“米要用自家筛选的精米才算好”,“粽叶要刷的干干净净的,米香才能彻头彻尾的散发出来”,“这样折,再对折,最后叠起来,用绳子一捆。”“要捆紧喽,撒了就不好吃,也浪费喽”......记得小时候每年端午,外婆总是要忙碌一番,她常挂在嘴边的就是“看你们现在多好,还有这么好的白大米吃,不像我们,翻箱倒柜找不出一粒米来,更别提穿啥了......”

外婆是那一代人中少有的知识分子,天文地理、古往今来,在我的印象里,好像没有她不知道的。外婆常说:“我上学那会儿,刚刚解放,家里老少都下地干活去了,就没几个人读书”“那您咋是个例外呐”,每每这时候,我都要问她个砂锅底儿朝天。这时,浮在她脸上挤在一起像是“开会”的笑纹就“散会”般的舒展开来,和悦的神情瞬间严肃起来“我出生那会,正是国共第二次内战时期,到处在打仗,能活着就是天大的恩赐了。后来毛主席带咱们建立了新中国,还让咱吃饱了饭。你说,一个啥都不懂的人能有老天爷一样的本事吗?那是不是还得多读书呀?”那一刻,我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位英姿飒爽的老太太,讲真,或许从那一刻起,我对她的佩服之情就扎下根了吧!

“七岁八岁,狗都嫌”老家这俗语真不假。邻居家没有门,他家老公鸡经常出来“乱窜”,调皮的我跟小伙伴经常拿石子去“挑逗”它,结果这只“战斗鸡”真真的是没给鸡族丢脸,作为人群中最小的我,有一次就被老公鸡叼去了一口肉,而脸上本来就有着两颗梨涡的我,从此又多了一颗。那段时间,因为疼痛和惊吓,我经常哭,而跟外婆去山上寺庙处卖手工艺品就成了我唯一的排解方式。我记得那是一条很长很长的土山路,外婆跟我说:“你妈跟你大姨小时候就拉着架子车往这山上运水,两车水给一分钱,一上午能拉两三个来回,挣三分钱。当时一牙西瓜五分钱,她两想吃西瓜,我回去翻箱倒柜也找不出两分钱给她两买瓜吃,看得她两馋的呀,直咽口水”。说着,一缕青丝便在外婆的头上编起了网子,她接着讲,“你知道咱村东头老李家的那条大藏獒不?那条畜生差点要了你外公的命呀!想想就后怕!”我稚嫩的小眼神好奇的盯着她,全然忘记了脸上的疼痛,听她细细道来“一天半夜一两点,你外公去浇地,突然那畜生就窜出来,死死的咬着你外公的腿,天黑也看不见,等到了医务室一看,血淋淋的。大夫让赶紧筹钱做手术,我东拼西凑也筹不到,最后还是我娘家哥卖了头猪,拿了钱来,才保住了命”。当时我虽然年幼,但我听得出,那是哽咽的气息。看得出来,老太太是吃够了苦的。

一晃我就高三了,我在忙着备战高考,没时间去看她,她就拎着大米和粽叶来我家给我包粽子。她笑嘻嘻的说,政策是越来越好了,现在都在建设新农村了,挨家挨户盖得跟别墅似得,门口还建了公园,早上她和一帮老太太去公园锻炼锻炼身体,顺带出去吃个豆花泡馍,这日是越过越好喽!坐在一旁边的我边啃着软糯的粽子边忙着背单词,也没太注意听她在讲些什么,就只听见她们母女两笑呵呵的。

一晃,老太太已近古稀了,可身体还算硬朗。她说:“我呀,就想去这北京天安门广场看看,看看这毛主席待过的地方,看看咱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地方,看看咱中国共产党一直引以为傲的地方”。我上大学后,她就约着几个老姐妹去了趟北京,回来她欣喜了好久。拉着我的手说:“工作了,去北京吧,去那有出息!”

2017年10月11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清晰而又坚定的提出了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分两步走,第一阶段到2035年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第二阶段到2050年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宏伟蓝图。当时的我在考研备战和找工作之间忙的焦头烂额,听母亲说,外婆坐在电视机前看了很久很久。我想,她内心是欣喜的,欣喜这几十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同时,她也是好奇的,好奇30多年后的日子会美成啥样?毕竟,现在的生活,是她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2018年6月,身体一向硬朗的老太太,终于向进化论低下了高贵的头颅。老太太开始意识模糊,甚至有时都分不清舅舅和妈妈,而临走时,她却笑盈盈的说了句:“日子好了,都好好过!”

又是一年端午节,外婆,我已经工作了,我没去北京,因为现在祖国在飞速发展,在哪都有机会,在哪都会有出息,未来的几十年,我来帮您看中国!外婆,我想您了......